球员锦标赛冠军最难预测 顶尖选手完全没有优势


科普卡在周三练习轮

  北京时间3月12日,一直到第四次参加球员锦标赛,麦克罗伊才打破标准杆。

  达斯汀-约翰逊等到第六次角逐TPC锯齿草,才打出六字头。布鲁克斯-科普卡打了五次之后还没有进入前十名。多年以来,TPC锯齿草体育馆球场被贴上各种各样的修饰词,从激动人心到闻风丧胆,再到恼人讨厌。

  “因为这个地方奖励好的高尔夫,惩罚坏的高尔夫,”贾斯汀-托马斯说。他本人五次出战球员锦标赛,两者都体验到了一些。

  全年最强阵容——不包括因为腰部未准备好的伍兹——星期四将出战全年最激动人心的场地之一,他们将争取高尔夫历史上最高的奖金:1500万美元。

  麦克罗伊是夺冠热门,主要因为他是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员,且自去年九月末以来,在全球没有一场比赛落出前五名。可2012年他也是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员,结果打出72-76,遭遇淘汰。

  “我想这一座球场每一天打起来有可能非常不同,主要看当时的风向以及比赛条件,”麦克罗伊说,“它真的不适合一种球风,或者任何一种类型的选手。”

  菲尔-米克尔森是另外一个值得分析的案例。

  他拥有伟大生涯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。在征战的26个年头中,他淘汰了10次,仅仅3次进入前十名。可是话说回来,其中之一是2007年胜利。米克尔森仍旧不确定他是如何做到的。

  伍兹今年没有参赛,同样无法预测。他是球员锦标赛少有的两冠王。19次参赛他从未淘汰过。可是他只有3次处于争冠行列。除了两场胜利,他2000年还在哈尔-萨顿(Hal Sutton)之后获得亚军。

  “我不知道这是球员锦标赛的关系,还是有时候他们设置球场的关系,”科普卡说,“当比赛在五月份举行的时候,球的弹跳非常高,因此打上球道是重要的,可现在这一点没有那么必要。”

  科普卡同时提到了另外一个不值得一提的趋势。“与此同时,”他说,“或许每一个伟大球员都在这里赢过。”

  在TPC锯齿草的前20年,18个冠军现在都已经赢得大满贯。自此之后,这里有米克尔森、加西亚、马丁-凯梅尔,可是也有克莱格-佩克斯(Craig Perks)和金时沅。

  “我想这是一个讲求策略的球场,因为各种类型的球员都处于相似的位置上,”2004年曾经取胜的亚当-斯科特说,“我想你不可能靠力量压制住球场。我想你不可能整个一周都从长草中击球,然后还能打好……它真的向所有能打好的选手开放。我想它并不偏向长打者。我想它并不倾向短杆技术。

  “我想它会考验各个方面的技术。”

  科普卡面对的挑战现在要大一点,上个月,他的世界第一头衔交到了麦克罗伊手中,自从膝盖伤势康复以来,仍旧在寻找自己的技术。帕尔默邀请赛之后,科普卡离开奥兰多去了拉斯维加斯,接受布奇-哈蒙的指导。他的指导老师通常是布奇-哈蒙的儿子克劳德-哈蒙(Claude Harmon)。

  “我感觉现在我脑子里有许多东西,许多挥杆的想法,需要清理,”科普卡说,“我只是需要一双不同的眼睛。也许一些东西会贯通,因为我现在正在滑坡。”

  计划是与布奇-哈蒙呆上几天,多年以来,他已经见到科普卡好多次。“他看了四种挥杆,告诉了我两件事,”科普卡说,“星期二我原计划都在那里,可是他告诉我飞回这里,来这里练习,因为他感觉所有事情都在正轨上。”

  现在他要来到一座各种球都处于成功和灾难边缘的场地,当然背后的原因是许多个球洞,水障碍都在射程之中,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17号洞,三杆洞的岛屿果岭。

  这场赛事最不可预测的特点去年也许展示得最为充分。麦克罗伊拥有流畅、有力的挥杆,领先1杆战胜吉姆-福瑞克。48岁老将甚至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巡回赛上距离最短的选手之一。

  “这座球场很棒的地方,我不确定谈到力量的时候它是否倾向这种风格的球员,”福瑞克说,“可是它会考验你许多不同的区域。”

  (小风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dee-resto.com

About the author